返回

戏精女主每天都在掉马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7章 当真是把自己祸害的不浅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2.com    霍瑾瑜低低“嗯”了一声。

    这几天,他之所以这么忙这么累,就是要在周五前把事情都处理完了,赶回来参加她的晚会。

    论他小六爷什么晚会没参加过?什么世面没见识过呢?

    可就算是各国首领召见,他都置之不理,不稀罕去,偏偏他家小狐狸主持的第一个晚会,他兴致勃勃,不想缺席。

    苏糖喜笑颜开:“哥哥是不是还没看过我跳舞?那天晚上,我有一支独舞……我跳给你看,好不好?”

    之前贺涵说晚会节目的独舞差一个,还问自己有没有兴趣。

    但当时,苏糖就拒绝了。

    可是现在,她却改变了注意。

    为什么?

    从她重生穿越过来,他对她来说,是光,是希望,是带她领悟什么叫爱与被爱。

    所以她想站在学校舞台的闪光点上,把自己最好的一面也展示给他看,希望能成为他心里的那束光。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霍瑾瑜那阴暗自私的心里,她一直都是他心里唯一的光,是他的软肋。

    终于,男人轻笑一声:“好。”

    最后,苏糖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她笑得超甜,说:“哥哥,谢谢你帮我找我父亲。”

    他曾说过,但凡她说一句谢谢,他就要亲到她说不出话来。

    显然,两人都想到一块儿去了,霍瑾瑜舌尖抵了抵后压槽,笑得没个正行:“故意跟我说谢谢?”

    苏糖心跳如鼓,但她依旧没什么反应,挂电话前,只是说:“那也要看你亲不亲得到了,哥哥,晚安哦。”

    视频戛然而止。

    留下男人深邃的眉眼,以及莫名滚烫的喉结。

    他回味她刚刚那个娇嗔的小眼神和好听的嗓音,他想亲她,压着亲,听她低低地求饶,听她嘴里那一句句不着调的情话。

    当真是把自己祸害的不浅啊……

    ……

    已经是周四了,许母大概是真的心慌了,说到做到,带着许扬就给苏糖、白雅昕和若珊道歉。

    至于这个歉意有几分真假,苏糖不太在意,她要的目的达到了就行。

    达到了什么目的?

    周五晚会主策划人许乐被除名了,这次聘请的是四九城最大的文工团管理人员来的,曾策划过数白场的国家晚会。

    闹剧收场,等苏糖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刚转角,又遇见了还没离开的许扬,他几天没来学校,瘦了一圈,看着有些凄凉。

    在他看到苏棠走过来时,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厉声呵斥:“你以为你赢了?”

    今天这个歉意,他是被母亲半威胁半胁迫来的。

    否则,他宁愿从这里退学,重新复读一年,参加明年的高考,也不愿意给这个疯女人道歉!

    苏糖迎上对方不友善的眸子,丝毫不怯场,“除非我不想赢,不然没人能让我输,什么时候轮得上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有的人就是不自量力,自己没什么本事,非得找存在感,许扬就是。

    说到底还是他太年轻了,把面子看得重,他如今被同学排挤,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于是,他赤红着双眼,一副要打架的模样,刚发出一声:“你——”

    结果前后不过几秒钟,苏糖身边立马蹿出一位黑衣保镖,那人趾高气昂地看着许扬:“喂小子,想打架?”

    这保镖身形彪悍,五大三粗的,随着他吹胡子瞪眼的模样,许扬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也是,霍瑾瑜精挑细选安排在苏糖身边的保镖,能差吗?

    此刻的许扬就像一个小丑,他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丢下一句:“苏棠,你给我等着!”

    然后仓皇而逃。

    苏糖嗤笑一声,没搭理了,暂且放过,是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今天,一定要让夏灵和白元容见一面。

    因为夏灵手里肯定有许乐和骆牧害死自己前身的一些证据。

    于是趁着下课之际,她找上白雅昕,让白雅昕把白元容约出来。

    闻言,白雅昕表情有些不自然,如果是别人,她直接一口回绝,可是苏校花找上门……她拒绝不了。

    于是,她低着头说:“找那个女人……哦不对,找我妈干什么?况且,我找她,也不一定出来。”

    这话只差直说:我和我妈关系不好。

    苏糖听出了对方的语气,之前也从白元容口中得知,大概是因为单亲家庭,她和她女儿感情不太好。

    可眼下,没有比白雅昕更合适的人了。

    于是苏糖解释:“你就说,有关苏糖的事,你妈妈肯定会来。”

    她为什么这么肯定白元容会来?

    因为苏糖之前了解过,前身的自己在酒吧意外去世后,有两个人曾大闹过警局,一个是季怀言。

    另一个就是白元容。

    就冲这个情意,苏糖知道,白元容院长当年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女儿一样对待……

    可到底是她辜负了白元容这份恩情。

    “啊?”白雅昕蒙了,“我妈认识你?”

    “苏糖,是糖果的糖,不是海棠的棠,是你妈妈之前在孤儿院带过的学生。”

    “那行吧。”白雅昕虽然为难,但这也不算大事。

    苏糖离开前,又说:“晚上8点钟,在淮山路的咖啡厅见面,你妈妈知道。”

    这家咖啡厅,还是白元容之前带自己去过的。

    “行,你放心,交给我的任务,保证完成!”

    苏糖笑着拍了拍白雅昕的肩,道了一声“谢啦”,然后转身去贺涵办公室,第一,她是去请假,今晚补不了课。

    第二,她需要借学校的名义,约季怀言出来。

    刚刚她给他打电话,关机。

    苏糖没忘记,季怀言曾说他现在被家里关禁闭,如果以国际公学周五晚会的名义邀请他,说不定能成功呢?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下次找机会。

    好在事情进展的顺利,苏糖将事先准备的说辞避重就轻地说给贺涵听,反正是围绕晚会的,然后又撒了个娇……

    贺涵的心都要被融化了,她一个纵容,并没有多想,倒真的打了个电话。

    再说了,以贺家和季家两家的关系,打个电话也不是难事,结果季家当家之主听到后,一口答应了。

    等一切准备妥当,放学后——

    苏糖让若珊先把许扬引开,然后她给夏灵带了个话:“晚上8点钟,淮山路的咖啡厅见面。”

    夏灵吓得左右看了下,确定身边没有许家的人,才道了一声:“谢谢你了。”

    苏糖微微皱眉:“这么怕许家的人,怕许扬?”

    夏灵低着头没说话,只是她一紧张,就会下意识捏着自己的手指。

    随着她这个小小的举动,苏糖眼尖,一下就看到夏灵手腕的一截不易被察觉的青痕……

    苏糖心一惊,下意识握着夏灵的手,追问:“他们打你了?”

    夏灵猛地缩回了自己的手,她眼眶一下就红了:“你管不了的……苏校花,我谢谢你今天帮我。”

    一个陌生人给她的帮助和关爱,这就已经够了。

    如果自己再多说其他的,或许会殃及别人呢?

    苏糖安奈下心里的不适,“晚上还能去咖啡厅吗?你能摆脱许家的人?”

    “能的。”夏灵眼神认真。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苏糖等人刚走到学校门口时,发现了一个不速之客——骆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