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戏精女主每天都在掉马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9章 什么诚意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2.com    听到这话,苏糖就知道骆牧上钩了。

    他是不是真的要告诉自己有关ST的事,这事还有待商榷,但他肯定是想要试探自己跟已经‘死’了的苏糖的关系。

    她太了解这男人了,看似沉稳大气,实则禁不住激,行事也有些鲁莽。

    说到底,如果她苏糖现在真的要走,身边这几个保镖都不是吃素的,骆牧怎么可能拦得住?

    然而,她对任何事都是有两手准备的,既然这渣男已经来了,下次见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那不如,她就改变一下原计划咯。

    骆牧今天来学校见自己,大概率是许乐和许扬这对姐弟告了状,以及前几天网络上的那些流言蜚语。

    所以他心慌坐不住了。

    呵,那今天非得好好整治一下这个骆牧!

    苏糖心里嗤笑一声,面上依旧冷声说:“所以你是要打算在路边说?”

    骆牧心里一喜,知道她是接受了自己的邀约,于是喜笑颜开地说:“那不如,我们去咖啡厅?”

    随即,他抬起手腕看了下腕表,有点刻意露出他那价值不菲的劳力士手表,又补充:“我看已经到饭点了——”

    “要不我们边吃边聊?请问苏小姐喜欢吃什么?西餐?还是中餐?”

    看着他的殷勤和献媚劲儿,苏糖忍着心里的恶心。

    她转眼看到前面不到100米的海鲜餐厅,她眼珠子转了一圈,计上心头,下一刻——

    她微抬了下巴,说:“懒得走了,就去那家海鲜餐厅。”

    “行,都听苏小姐的。”骆牧表现得大方得体,也早就没了第一眼见到她时带着的防备心。

    今天他来,一是带着试探的目的,二是来恐吓她。

    试探什么?

    前段时间,网络上网暴许乐的事,骆牧不关心别人怎么数落她的,但眼下,自己被牵扯进去,那他不能再坐以待毙。

    所以他想要试探下,这个叫苏棠的学生,是不是从别人口中听到过有关苏糖的事?

    可为什么恐吓她?

    依照骆牧对这女学生的调查了解,苏家倒戈,她已经没了靠山,她也不可能认识死去的苏糖……

    他不过是心虚罢了,想警告这女学生,不要管苏糖的事。

    ……

    能在国际公学附近开的餐厅,这里的价格自然不菲。

    海鲜餐厅包间,空调开得适宜,不冷不热,大厅处响起一道道钢琴声,给人一种恬静的温馨感。

    骆牧没跟着进来,说是要去买点东西。

    于是此刻,偌大的包间里,就苏糖和身边的几个保镖。

    苏糖左右巡视了一圈这里的地理环境,这是一楼,窗外就是路边的街景,都能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人影。

    而一旁的千渝在苏糖耳边低语:“苏小姐,我看那小子看你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别是有诈吧?”

    连千渝都发现了,她苏糖怎么会没发现呢?

    可她今天就没打算吃这里任何东西,还是自己临时选的餐厅,这骆牧能使什么诈?

    静默片刻,苏糖点头:“我知道,对了,你去帮我办件事。”

    等交代完后,千渝道了一句“好”,然后偷偷离开了。

    趁着骆牧还没来的空隙,苏糖又给季怀言发了条短信,大概内容就是:夏灵和白院长不知道我的身份——

    如果你们人到齐了,我要是还没赶来,你们就先说正事,夏灵手里应该是有什么证据,我晚点过来,直接和你碰面。

    短信刚发完,季怀言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苏糖刚准备接听,包间的门被人从门外推开,是骆牧。

    苏糖直接挂了电话,就把手机揣在包里。

    骆牧笑着问:“苏小姐点菜了吗?”

    “你是请客的人,主人没到,我也不好喧宾夺主。”

    闻言,骆牧脸色的笑意更甚,于是叫来服务员,只是听到他点了几个菜,苏糖虽没吭声,却紧蹙着眉。

    骆牧本就一心想要讨好这女学生,于是眼尖看到她的反应,反问:“苏小姐不喜欢?要不苏小姐来点?”

    随即,苏糖微微一扬眉,“我吃饭有点挑,一般的菜,可入不了我的眼。”

    这话像是一语双关,既包含了吃饭,也包含了看人。

    不知骆牧真的懂不懂,但他笑着回:“说好了今天是我骆某人请客,苏小姐只管点菜就行。”

    于是苏糖报了几个菜,还全是硬菜,有贵有便宜的,无非是什么基围虾,澳龙,皮皮虾和帝王蟹。

    闻言,骆牧心里嗤笑一声,一开始还觉得这落魄的世家千金又冷又傲的,要不是看着她长得漂亮,谁愿意哄?

    结果,她还不是一顿饭就被哄骗来了?

    既然点菜了,他底气不免也足了点。

    等苏糖报完菜品时,她还刻意给服务员加了一句:“全部清蒸,不需要特别加工,也不需要别人剥。”

    这倒不是刁难,有的人吃海鲜,就是要原汁原味的。

    只是……

    服务员重复:“不需要我们剥好了端上来吗?”

    “不需要。”苏糖摇头。

    她故意挑着难剥的海鲜,这么棘手的事都让服务员做了,她还怎么整骆牧?

    服务员为难地看向同桌的另一位先生,好像是在征求意见,骆牧大手一挥:“按照这位小姐说得做。”

    于是服务员道了一声“好”,就退下去了。

    有钱人的思维真是清奇,可谁能去干预?

    服务员一离开,苏糖一抬头,就看到骆牧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他那眼神如光似电,好似带了钩子……

    如果两人是情侣或是暧昧对象,那叫一个郎情妾意。

    可现在……

    苏糖只觉恶心,同时,她猜的也没错,这骆牧真是不要脸地想要泡自己!

    呵,好,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这个渣男。

    苏糖眼里毫无波澜,清冷地说:“不是要说真的ST的事?你说吧。”

    骆牧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笑得有几分假:“苏小姐刚刚身边不是还有个女保镖?她人呢?”

    “去卫生间了。”苏糖的谎话信手拈来。

    骆牧丝毫不在意对方的冷傲,只当她这是欲情故纵,说:“既然苏小姐想谈正事,那是不是应该有点诚意?”

    【叮!啊啊啊!小主……我好气哦,这个渣男还有脸勾搭你,弄死他!】

    可不是吗?真是太渣了!

    苏糖强忍着恶心劲儿,神情又冷了几分,看着他,“什么诚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