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戏精女主每天都在掉马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0章 她却依旧没爱上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2.com    她这神情,再配合她的绝世容颜,就算是不悦,但落在骆牧眼里,就像是一双眸子波光盈盈……

    她嗔怒,却又是另一番勾魂摄魄的模样。

    骆牧喉咙一发紧,笑着说:“都说是正事了,苏小姐身边的保镖能听么?”

    明明是很正儿八经的话,可随着他这暗示的眼神以及轻笑声,倒是多了几分不正经的意思。

    明亮的灯光洒在苏糖冷峻的脸上,她虽没显愤怒,但明显不高兴了。

    可她静静的坐在哪里,眸子多了几分看不懂的深邃,却给人一种优雅天成,贵气逼人的气势。

    骆牧心里一紧,又怕把这小美人儿逼紧了,万一直接掀桌子走人,他今天岂不是得不偿失?

    于是,他软声解释:“苏小姐别误会,我骆某人是正人君子,肯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不轨的行为。”

    苏糖倒想看看这渣男还想干什么,于是一挥手,就将身后的几名保镖安排在门外。

    前后不过几秒钟,包间里的闲杂人士就被清理了,只剩苏糖和骆牧。

    苏糖眼神疏离淡漠,冷声:“你让我把身边的人都清理了,有话不妨直说,没必要再卖关子。”

    聪明,还是个人精,这是骆牧对她的第一印象。

    之前还觉得这落魄的世家千金好哄骗,到底是自己有些草率。

    他就是想再打一下太极,也怕把没人惹急了,那就不好玩了,于是他说:“苏小姐身上没有录音笔了吧?”

    苏糖抬眸看着他,眼神无波,丝毫没有一种被抓包的慌张感。

    既然许乐和许扬这对姐弟告状,那这不就是在自己意料之中?

    她目光移到他脸上,又缓缓移开,从始至终,神情都波澜不惊,“就算我有录音笔,所以骆先生不敢谈?”

    骆牧一愣,没想到对方倒是大方承认了。

    随即,苏糖将包里的录音笔放在桌上,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那骆先生身上的录音笔,敢拿出来吗。”

    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要说苏糖是怎么知道的?多亏她的系统,在两人见面时,她的系统机就探测出来了……

    说到底,还是现在升级越来越高,系统也越来越厉害。

    骆牧眼里有一闪而逝的错愕,第一反应是:她怎么知道?难道是诈自己的?

    可他看着她那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在试探,反而是肯定。

    这女学生不过18岁,为什么和她相处时,自己总有一种局促的感觉?

    静默片刻,骆牧只好硬着头皮从包里掏出录音笔,笑着解释:“我是工作需要,习惯带着的,苏小姐可别多心啊。”

    瞧瞧,敢做不敢当,竟说些好听的话诓人,苏糖越来越觉得,前身的自己是真的眼瞎啊……

    就这么个货色的东西,她居然还跟他谈了一年多的男女朋友?

    苏糖嗤笑一声,很轻,随着她低头的瞬间,眼底的情绪都藏了起来,“所以,现在说说呗。”

    桌面的两个录音笔都是关机状态,现在也算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骆牧直截了当:“你怎么知道真正的ST作者不是许乐的?是季怀言跟你说的?”

    苏糖微微抬着下颚,冷睨着他,反问:“季怀言?”

    “苏小姐是聪明人,难道要装不认识他?”骆牧拆台,“你们学校演讲,季怀言来过,你们不是还被偷拍了?”

    那视频和照片都曾被放在学校论坛上,引起过不小的轰动。

    可他骆牧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通过许扬啊……这苏棠长得太像那个死去的苏糖了,当然就留了个心思。

    苏糖没否认,但也没直接承认,只是说:“然后呢?”

    这话落在骆牧耳里,当成对方的默认了,他好像气得不轻,继续说:“我就猜到是季怀言在挑拨离间的!”

    “他和苏糖关系好,当然会帮着那个死去的女人说话,所以他才随意诋毁我和许乐。”

    苏糖冷哼,听听这冠冕堂皇的解释,真是够不要脸!

    “那个死去的女人?”她面无表情,“她不是你女朋友嘛?”

    “当然不是!”骆牧回绝的太快,以至于他都觉得没什么说服力。

    “哦?”

    “也不是说不是——”骆牧舔了舔嘴唇,“我们以前是,但她脾气太差了,又冷又傲的,我还得天天哄着。”

    “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也有累得时候,我们都谈了一年多的朋友,她连手都不让我碰,我更像是她的备胎!”

    那口气,好像很生气。

    听到他的控诉,苏糖倒是没多大反应,只是追问:“那你提分手呀。”

    这话一出,骆牧刚刚还气鼓气涨的,忽然犹如泄气的皮球,他半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糖轻“呵”一声,带着极深的讽刺,“舍不得?”

    骆牧顺着话往下说:“那肯定了,毕竟我们谈了1年多,肯定是——”

    “你舍不得的不是这份感情,是你不甘心追了她3年多,她却依旧没爱上你。”苏糖直接拆穿。

    “你,你乱说什么?”骆牧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有些恼羞成怒,“你又不是她,怎么知道她不爱我?”

    “你恼怒,说明你早就知道,她不喜欢你这件事实,可是从头到尾,你却自欺欺人。”苏糖继续瓦解他的内心。

    “不是,不是的!如果她不喜欢我,为什么会答应我?”

    “为什么答应?”苏糖仿佛觉得好笑,“你之前做过什么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顷刻间,骆牧深感震惊,以至于半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

    他不说话,不代表苏糖不开口。

    她忍无可忍,说:“她为什么答应你,是当年你拉拢了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以及你的朋友,在学校堵着表白,让她下不了台。”

    “当时她让你别闹了,你怎么说的?你说暂时答应下,算是给你个面子……于是苏糖当场没给你难堪,答应了下来。”

    “后来她几次提分手,你又怎么说的?你说没了她,就去死,期间还割腕自杀了几次,还让她朋友劝解,这是什么?是道德绑架。”

    “所以骆牧,一直都是你对她死缠烂打的!她脾气差是一天两天的事?你在追她这三年里不是清清楚楚的?”

    “她让你哄了吗?是你自己非得当个舔狗去跪舔,还说自己不介意,表现出一副三好男人,结果到头来——”

    说到这,苏糖刻意停顿下,看着骆牧,眼里的嘲讽丝毫不掩,又一字一句说:“你,真,是,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