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00章 不意外的客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ww.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 ()”

    姜澈和施烟一样,都以为院外是某个邻居,因为在那之前院外没有传来任何类似车辆靠近的声音。

    院门打开,院外站着的却不是任何邻居。

    来人有着一张绝对算得上精致的面孔,身高至少一八五,面上没什么表情,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冷肃。

    他站在台阶下,需得微微抬头才能和站在台阶上的姜澈对视。但就算是这样,他站在姜五爷面前气场也没有弱下去。

    这个人姜澈没打过交道,但见过。

    京都就那么大,圈子里就那么多人,总能在一些场合上遇见。

    施家大少,施泊然。

    施泊然显然不是一个人来的,落后他几步的位置还站着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女生。

    也是个熟悉面孔。

    “姜五爷。”施泊然先出声。

    姜澈微微颔首:“施大少。”退一些把路让开,“施大少请进。”

    施泊然看他一眼,点头:“谢谢。”

    没有客气,就这么进了门。

    他身后的女生匆忙朝姜澈点了点头致意,也跟上。

    自从施烟和姜澈来到这个小院,小院也有过客人,比如前些天才离开的姜蕊一行。

    按理说有人过来,就算不带礼物,也会带些行李。施泊然两人却是空手来的,什么都没带。

    这让姜澈有些在意。

    没带行李,说明来了就不会住下。他们住不住下不要紧,别想着把原本住在这里的人也带走就行。

    不是小气他不愿之前就定下的和施小姐单独过年被人打扰,而是他很确定,若是去别的地儿过年,施小姐不会开心,至少不会比单独和他待在这里开心。

    施泊然走进院子,姜澈自然是一起。

    施烟就站在院子里,姜澈把院门打开她就看到了来人,面上的笑顿了那么一下,定定看着站在院外的人。

    施泊然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是有点出乎施烟的意料,但说实话,施烟也不是很意外。

    “烟烟,外面冷,领客人去客厅坐,我去泡壶茶。”

    姜五爷亲自去泡茶,连施泊然都不由得止住步子看了他两眼。姜澈没有任何不自然,冲他点了下头就径直往厨房去了。

    “我去帮忙!”

    宋鱼飞快朝施烟挥手打了个招呼:“施烟!”

    就跟着跑去厨房帮忙了。

    院子里只剩施烟和施泊然两人。

    施泊然就这么看着施烟,也不说话,最后还是施烟先开口轻轻喊了声:“大哥。”

    施泊然没应声。

    依旧盯着她看。

    没什么表情,眼神也算不上吓人,就这么不带情绪地盯着她看。

    恰恰是这样才让施烟都有些承受不住。

    要知道在与人对视时,能让施烟败下阵来的,时至今日也只有一个姜澈勉强算得上而已。

    她知道,她这是在心虚。

    时隔九年再见到父母和三哥她都不曾有这种情绪。她以为面对大哥也能做到像面对其他人一样坦然,直到此刻见到人,她才知道不是。

    她离开九年,施泊然就将自己紧绷了九年。

    一个从来不将权势地位当回事的人,想要在九年的时间里从手中一点权都没有到把一个偌大家族的大权一点点尽数拢在手中,需要付出多少,即便不问,施烟也清楚。

    而施泊然原本是不需要承受这些的。

    一切皆是因她的自私离开而起。

    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一阵风吹来,有点凉,施烟下意识拢了拢脖子上的围巾,施泊然就开了口。

    “先进屋。”

    施泊然不似其他人一样进到这个院子就四处打量,甚至连进屋都不需要施烟领路,很顺利就找到了客厅的位置。

    好似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

    但施烟很清楚,这九年来,施家任何人都不曾踏入过这个院子。更准确的说,这九年来施家任何人都不曾踏足过月牙湾这个村子。

    “这里发生的事窦朝都和我说了。”

    坐下后,施泊然丝毫不拖沓,直接步入主题。

    是指顾昙来找麻烦的事。

    看向施烟:“窦朝和宋鱼都是我的人,你应该早就猜到了。”

    施烟点头。

    猜到肯定是猜到了,只是没有百分之百确定,刚才看到宋鱼,她才完全确定。

    “刚步入初一宋鱼就被送到这边,那时……大哥应该正是用人之际,不该把她送过来。”

    “窦朝是下属,宋鱼不是。”施泊然说。

    “她是我一个熟识长辈的遗孤,父母都在外出任务时出了意外,家中没有其他长辈,我就将她接过来照顾。来这边上学是她自己的意思,是个固执的孩子,坚持要过来,我只能顺了她的意。”

    “整整六年你都不曾察觉,这让我有点意外。”

    显然施烟在施泊然眼里是极精明的人,就算一开始那一两年不曾发现,不至于六年时间都发现不了。

    但事实还真就是这样。

    正因这是事实,看着施烟,施泊然的表情才绷得更紧了些。

    到底是对生活不在意到何种程度,分明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才会做到对周围的一切丝毫不留意的?

    这都不是无欲无求了,是对生死完全看淡才能有的生活态度。

    小小年纪就看淡生死,作为亲哥,施泊然心中很是五味杂陈。

    如今再见,见她变得如此鲜活,这五味杂陈的情绪又更甚了几分。

    施烟未必看不出施泊然看她的眼神代表着什么,但她选择了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她笑笑说:“是宋鱼隐藏得好。”

    施泊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再有两天就过年了。”

    施烟放在腿上交握的双手下意识握紧。

    姜澈也恰是此时把泡好的茶端进来。

    宋鱼显然没能帮上忙。

    大佬泡茶,她也不敢靠近啊,特别是在大佬明显端着主人的架子不需要她帮忙之后。只能守在厨房门外等着大佬把茶泡好,又在大佬往这边来的时候远远跟着。

    姜澈把茶端过来,要亲自倒茶,施烟原是打算由她来,姜澈没让。

    倒了杯茶递到施泊然面前:“施大少,请喝茶。”

    他的出现将两人的话题打断了。

    姜澈显然听到了施泊然说的“过两天就过年”这话。至于是不是故意打断的就没人知道了。

    姜澈给在施泊然身侧落座的宋鱼也倒了一杯,宋鱼诚惶诚恐地接过。

    “我在这里不打扰你们说话吧?”姜澈很礼貌地问施泊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