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02章 当为婚事准备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ww.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 ()”

    姜澈继续对施泊然说:“我和施小姐统共算来也不过才认识半年不到,但其实我们没认识多久的时候,施小姐就能全身心依靠我了。”

    “所以她不愿依靠别人凡事都喜欢靠自己,我觉得不是她的问题,施大少以为呢?”

    施泊然反驳不了他的话,甚至很赞同。

    是啊,烟烟能全身心信任和依靠一个认识没多久的人,却不能信任依赖他们,都是因为他们能力不够,给不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细细想来,当初她就算等他们回家又怎么样呢?家中所有长辈都坚持给她定下那门婚约,他们手中无权又还都年纪小是家中小辈,能和长辈对抗吗?

    他们依旧护不了她。

    如果不是她毅然离家并坚持这么多年不曾有半点动摇,家里的长辈们估计也没那么容易妥协。

    她现在不受制于任何人,都是她靠自己争取来的。

    可心里明白是一回事,想到她那么决绝地离开,半点没有舍不得他们,这么多年也不曾联系他们,对他们没有半点想念又是另一回事。

    他就是有点气不过,她一个小丫头,心怎么能这么狠呢?

    “是我没控制好情绪,说话也有欠妥当。”

    施泊然看向施烟:“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回家,今年过年不能回不要紧,我希望你明年之内能回去。”

    瞥一眼姜澈,施泊然继续说:“你不认我这个大哥不要紧,我却是要认你这个妹妹的。你和什么人谈恋爱我不掺和,我相信你有自己的判断,但你的婚姻大事我不能不管。”

    “明年之内回家,就当是为你的婚事提前做准备。当然,你明年之内不回去也可以,只要你能保证明年之内不结婚。”

    这是不可能的。

    她就等着满二十岁和姜澈去领证呢。

    见她不说话,已然是默认,施泊然和苏尘都有点恨铁不成钢,只有姜澈,刚才还冷沉的眸子亮了一下,唇角也弯起了一抹细微的弧度。

    苏尘原想反驳施泊然,说他也能为施烟操持婚礼,转念想到他一个人到底是不能和偌大的施家相比,就把这个想法按了下来。

    谁让烟烟这丫头找个男朋友都找个最牛的呢,他可不想别人说烟烟是高攀了姜五爷。

    反倒是施烟本人不太在意这个。

    但她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回得那么绝对。她自己无所谓,但她很清楚她的父母家人会更愿意看到她从施家出嫁。

    如果不是从施家出嫁,别人暂不说,她的妈妈一定会哭。

    罢了,她原也没打算一辈子不回施家。

    不过……

    “真到了需要操持婚礼时,我会回去。”

    开学她又得忙了,一满二十岁就去领证确实是她的打算,但婚礼,她原定是等正式结束学业后再筹备。

    这样一来,倒也不用急着明年就回施家。

    这么想着,她竟不自觉松了口气。

    才意识到,她居然是有点怕回施家的。

    她自己都说不上来原因。

    施泊然和宋鱼没有多留,吃过晚餐就离开了。

    离开前,宋鱼将施烟叫到一旁小声说话。

    “施烟,那个……你大哥今晚说的那些话没什么恶意,他平时都不会轻易对谁冷脸的,他就是太在意你这个妹妹了。俗话说‘爱之深责之切’,哎呀,我不太会用词,总之你只要知道他很在意你就好,千万别怪他。”

    “我知道,也不会怪他。”

    “这就好这就好。”

    犹疑一下,宋鱼说:“还有,就是……我该和你说一声抱歉。”

    “抱歉啊施烟,我隐瞒身份在你身边待了六年,希望没有给你造成困扰。”

    “你不用抱歉,该我和你说感谢才对。你原本不用在这里吃苦的,却因为我在吴县这个小地方待了整整六年。”

    “哎哎哎,你别说这些,再说我得不好意思了。这是我自愿的,和你可没什么关系,没有给你造成困扰就好了。”

    “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走咯,不然你大哥得不等我了。如果不是你大哥必须要回施家过年,我又不太放心他一个人回去,我都想留在这里过年了,你做的菜太好吃了!”

    “我真走了,拜拜拜拜,我们京都见!”宋鱼跑着去追施泊然,还不忘一步三回头冲施烟挥手。

    一蹦一跳的,瞧着很是活泼娇俏,和施烟这沉静淡然的性子完全是两个极端。

    他们的车停得有点远,不怪施烟和姜澈都没有提前听到声响。

    看着两人上了车离开,施烟才转身回院子。

    关上门回头,就见苏尘抱着双手懒懒倚着柱子站在檐下。

    “送走了?”

    施烟举步走过去:“嗯。”

    “施泊然这个人我不太熟,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他从话就不太中听,比施泊寓那个闷葫芦还不讨喜。他的话你听听就好,别当太回事。”

    “……嗯。”

    苏尘见她应得这么勉强,立刻急了。

    “干嘛呀干嘛呀?我所熟悉的烟烟可不是这样的,对谁都不屑一顾,那才是你,这种忧郁的人设不适合你。”

    “我哪有对谁都不屑一顾。”

    “别狡辩,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对我从来都是不屑一顾!好了,多大点事就愁着一张脸,犯得着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嫌弃我回来破坏了你的二人世界呢。”

    施烟不赞同地睨他:“说什么呢!”

    “这里也是你家,你过年不回这里要去哪里?”

    “好嘛好嘛,是我说错话了,没有下次,别生气呀。”

    “没生气。”

    “没生气那你笑一个,不然我不信。”

    “……”幼稚。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你别这么看我,我害怕。进屋进屋,外面冷飕飕的。”

    “说起来,烟烟你是真的厉害啊,居然让大名鼎鼎的姜五爷心甘情愿在厨房洗碗收拾晚餐残局。本来我想着我好歹是主人,准备去帮忙的,一想到我和姜澈是死对头,我就不想去帮忙了。”

    “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这个荣幸能看到姜五爷亲自洗碗收拾厨房,够我吹嘘好一阵了。”

    “你是不知道,刚才你送施泊然离开,就我和姜五爷两个人在厨房,我见他很自然地站起来收拾碗筷很自然地放水洗碗有多震惊。”

    显然晚饭是施烟和宋鱼一起做的,施泊然在,好歹是未来大舅子,姜澈很给面子地留下作陪,就没有去厨房帮忙。

    “你牛啊,这样一来,以后我都能压姜澈一头了。”

    “……”施烟没理他,转身走了。

    “诶!你去哪儿?”

    “去厨房帮姜澈。”

    “哎哟,你瞧瞧你,还没嫁出去就护上了,他一个大男人洗几个碗都洗不了还要你帮忙?算了,懒得管你们,我收拾行李去了。”

    不过这样好像也不错。

    以前就算这个院子里只有他们两人相依为命,都从来不曾有过像这会儿这样打闹似的说话。

    因为姜澈,烟烟是真的变了很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