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拂水龙吟凤梧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二章 北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ww.com    四天后午时,明无来到了开封,寻到开设在东大街上的通宝阁。仰首望着牌匾之时,门口一位迎客的劲装汉子趋身上前,行礼道:“可是明无禅师?”

    明无一愣之下,猜到楚南风一行已到了开封,合什道:“阿弥陀佛,小僧正是明无。”

    “小的赵四,奉管事之命,在此等候大师。”赵四恭敬道:“大师请随我来……”

    言罢引着明无向东走去,明无但猜楚南风一行人多,想是没有住在这阁内,便随着赵四身后而行,半柱香后,却是迎面碰上楚南风与洛寒水父子。

    但见明无到来,楚南风三人略感意外,相互行礼见过后,楚南风笑道:“刚刚楚某还与洛兄提及大师,果然便见大师到来……随楚某一同去见下晋王,不知大师可是方便?”

    “晋王?”

    “嗯,当今皇子。十余年前他曾在书院求学……”楚南风点了点头,“逍遥与他有六七年未曾见过,今日趁好带逍遥去见见他……大师待明日再与逍遥北上,可否?”

    本欲到澶州拜访郭荣的楚、洛二人,到了开封之后,却是得知他已被皇帝封为晋王、领开封府尹,意外之下便带上洛逍遥一起前去开封府衙,未想到在街上与明无遇上。

    楚南风与洛寒水行事本为谨慎,此番前来是要将锦囊托郭荣交与当今皇帝,若非半路相遇,楚南风亦不会特意邀他一同前往。

    但想明无以‘天雷音’功法破了‘百劫拳’,救下了洛寒水,应是对灭佛之气毫不知情,而以佛家缘法来说,明无也算是牵扯到这事件之中,而此下倘若寻个借口避开他,反是不好,本着一切顺以自然之心,便是岀言相邀。

    “小僧但凭楚先生安排。”

    “好,那就一同走走。”

    随着箭卫的引领,向座落在西大街的开封府衙行去,街上人来人往,以他们的脚力,却也费了一柱香时光才到府衙门口。

    洛逍遥趋步上前,对门口的护卫抱拳道:“太白书院学子洛逍遥求见晋王殿下。”

    想是知道郭荣与太白书院的关系,那护卫望了一眼楚南风诸人,忙是回礼:“公子请稍候。”旋即疾步奔进衙内通报。

    不一会儿,身着常服的郭荣疾步而岀,身后跟着江秋白,来到楚南风面前,行行欲拜,却被楚南风拦下,“君贵已是晋王身份,不可行此大礼。”

    若说寻常弟子六七年未见师门长辈,行叩拜之礼也是应当。但郭荣已是晋王身份,且身为朝官,楚南风自是不会让他行叩拜之礼。

    心知楚南风讲究礼节尊卑,郭荣出来相迎之时,还特地换了一身常服,被楚南风阻拦之下,只得躬身作礼:“学生见过山长。”

    旁边的明无心头大震,他已有“天眼通”神通,在郭荣踏出衙门之时,已然从他身上瞧见一团紫气,但想他是晋王身份,心中隐隐猜测文益口中的真龙天子便是眼前之人。

    楚南风微微一笑,“我不堪劳累书院事务,已将山长之务转与正华师弟,君贵莫再以山长称呼了。”

    江秋白与郭荣却是不知此事,闻言皆是一愣,互视一眼后,郭荣只得应道:“学生记下了。”

    楚南风年纪比闵正华小四、五岁,但他是书院的第一个学子,郭荣自然是以师伯相称。

    “见过洛师叔。”郭荣转而向洛寒水见礼。

    武望博与洛寒水的父亲是师兄弟,郭荣是闵正华的弟子,也算是武望博的徒孙,对洛寒水自是以师叔相称。

    “哦?晋王如何认出我来?我若猜得不错,晋王离开书院至少有十余年了……”洛寒水一时惊讶。

    “是,弟子离开书院有十六年了。不过前七年弟子刚好去书院探望武师公、楚师伯时,恰遇洛师叔送酒到了书院,那时弟子因有事未作久留,但师叔的风釆,弟子已是记在脑中。”

    “晋王当是好记性,哈哈……来,我给晋王、秋白师弟引见一下,这位是明无高僧……”

    待与明无、洛逍遥相互见礼后,郭荣亲自前头引路,将楚南风等人迎进衙内客厅落座,吩咐下人上茶之后,郭荣便道:“师伯可是寻了下榻之处?若是如此,学生马上着人前去将行装移来府衙……”

    “君贵不必客气,我自不喜热闹,你应知道,住在府衙之中倒是不自在了,你就不用操心了。”楚南风笑了一笑,“此次前来有两件事,一是你与逍遥有七年未曾见面,我心恐你们师兄弟日后见面都互不相识,便特地引来与你碰个面。”

    “另有一事……师伯要与你单独一叙。”

    郭荣一愣,旋即站起身子,行礼道:“学生遵命。”旋而转向江秋白言道:“大师与洛先生、洛师弟就有劳江师叔招待了。”

    向洛寒水等人打了招呼,便引着楚南风来到书房,待楚南风入座后,郭荣便是行礼言道:“楚师伯有事但请吩咐,学生定当倾力照办。”

    楚南风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岀锦囊,“有劳你将此物转交与当今圣上。”

    郭荣顿然大感惊愕,他知楚南风有隐士之风,更不愿与朝堂官员来往,乍然间要与皇帝打上交道,一下子却是让他反应不过来。

    “我亦是受人所托,此人姓朱名玄周。听闻朱先生便是在大周司天监中行走,你可是识得?”

    “司天监中行走?”郭荣复是一愣。

    楚南风但见郭荣神情,心猜这朱玄周定是当今皇帝郭威御用的术士,想来郭荣也是不识,便笑了一笑,“这朱先生想是不便与我实言……不过他定是与圣上认识,你将锦囊交与圣上便可。”

    “学生遵命。”

    “此事你当不可轻易与人言起,切要记下。”

    “学生明白。”但见楚南风脸色凝重,郭荣郑重的点了点头。接过锦囊将旋即将它放入怀中,言道:“那学生即刻进宫面圣……师伯可是要一同前去?圣上或是有话吩咐。”

    “你不必着急……朱先生只是吩咐将此物交与圣上即可,并无有吩咐要等圣上回复。何况他此下的行踪我亦不知,如何可传达圣意与他,此事想是圣上自己心中明白,我若前去倒是不便。”

    朱玄周已是身死,楚南风不便道出实情,只得找个行踪不明的借口,但想朱玄周备此锦囊以防不测,想必在锦囊中也会提醒皇帝。而此事内中大有隐情,皇帝定是不会道出实情,去了反是添了麻烦。

    郭荣但觉楚南风言之有理,便点了点头。又听楚南风道:“你此次来了京都,家姐夫可曾随行……”

    他与楚氏、程柔一年多未见,此次前来自也想探望一下。

    “程大人的调令前两日刚刚发去澶州,想是两三日后就会来汴京……师伯多等几日,定可与他们见面。”

    郭荣亦是刚刚受封晋王、领开封府尹,幕僚一众却是未曾到来。

    楚南风点头道:“也好,我刚好有事要寻江师弟一叙……还有一事,你可知逍遥父亲的另一个身份?”

    “洛师叔的另一个身份?”郭荣一时惊疑。

    “通宝阁想必你是知晓……洛兄他便是通宝阁的主人。”

    “啊?!”

    要知洛寒水的身份极其保密,江秋白虽是知道,却也不敢透露与郭荣知晓,此下楚南风明言道出,郭荣自是意外万分。

    “洛兄这次要安排通宝阁之人前去镇州赈济流民,你当是要大大的谢他一下,哈哈……”

    通宝阁时有善举,郭荣自也有所耳闻,而银号广布诸朝国,势力甚大,郭荣心有大志,想拉拢为大周所用,曾暗中派人调查背景,却是一无所获。

    而洛寒水但想天下一统的明君是应在大周皇室,便有心资助银两,以备军需。又知郭荣受封晋王,但想他谦恭仁德,却是猜测他或是朱玄周口中一统天下的明君,与楚南风一商议,就决定亮出身份,以便日后宜与行事。

    郭荣乍喜之下,却是愣住,听得楚南风笑声,方自回过神来,喜道:“原来洛师叔就是通宝阁主人,学生却是寻了多年……”

    “哦?”楚南风略有惊讶,旋即明白郭荣言下之意,但想以通宝阁的财力,各个朝堂自是想办法拉为己用,听得郭荣实诚之言,便是笑道:“他此下有心相助朝堂,才让我私下透出身份与你……但你不必告与他人,寻常之时若是有事,让你江师叔联系与他便可。”

    “学生谨记师伯吩咐。”

    “天下百姓受苦日久,若使他们过上安定生活,还是要靠圣上仁德……晋王你莫负了洛兄的一腔热血。”楚南风意味深长望着郭荣。

    郭荣神色肃然,躬身道:“学生铭记师伯教诲。”

    ……

    翌日清晨,洛逍遥经过一番思索,却是决定与明无一起北上幽州,将穆道承的手书传与已是幽州留守身份的萧思温。

    他如此决定,自有一番道理。萧雁北身亡之事,明月山庄的管家也是知晓,当初他在云州萧府奠拜之后,还曾去庄中住了两天,此下自是不能将书信传与管家,免得解释不清。

    以二人的身手,行走的七个时辰便是赶到了幽州,近亥时时分潜入城中,寻到分阁落脚休息,于第二日已时前去留守府拜访萧思温。

    当听到护卫禀报洛逍遥到来,萧思温大为惊喜,不及细问,便奔疾步而岀,见到洛逍遥身周只有一个僧人,而无有萧慕云身影,只道调皮的妹妹躲起捉弄自己,与洛逍遥见礼之后,举目四望,笑道:“洛公子,慕云呢?是不是已经偷偷潜入府中了,哈哈……”

    笑罢转首向身后望去。洛逍遥心中一阵伤感,却是不知如何应答。

    萧思温回首望见洛逍遥脸显伤感之色,迟疑未答,心弦一紧,他素来稳重,但感不妙,便是言道:“二位进府再说。”

    进入府中客厅入座之后,便是急道:“慕云何以未随洛公子前来?究是发生了何事?”关心之情已是溢于言表。

    洛逍遥知他对萧慕云极为疼爱,心中暗叹一声,从怀中取出信件递与,“这是穆师公写与萧伯父的手书……”

    听得是穆道承写与萧雁北的信件,萧思温一愣,复是惊喜,一手接过信纸,言道:“洛公子何时见过师公?他在哪里?先父之事洛公子未曾告诉与他老人家吗?”

    对于萧思温一连三问,洛逍遥点了点头,但想他看了书信自会明白,也未作答。

    萧思温惊疑之中,打开书信阅看,脸色渐渐凝重,良久之后,望着洛逍遥,目光一凝,“若非师公有言,让慕云他日自己快意恩仇,我定是让人将卓青莲恶妇抓来剐了。”

    洛逍遥但感愧疚,“是在下照顾不周,使师妹遭人所害,请萧大人恕罪。”

    萧思温摆了摆手,神色感伤,“可惜三个月后先父安葬之日,慕云不能送他最后一程……唉。”

    因风水讲究的原因,萧雁北的灵棺还暂放云州寺庙之中,待三个月后方能安葬。

    顿了一下,将手中书信递与洛逍遥,“洛公子且看看师公来信之意……”

    洛逍遥一愣,心有疑惑的接过一看,乍然间脸色一红。原来穆道承只道萧雁北未死,眼下萧慕云无有生命危险,便将她为人所害之事言出,信中自是言及到洛、萧二人的相慕之情,敦促萧雁北要将萧慕云许配与他。

    抛开洛逍遥杀了柳宫文之事,萧思温本也有心促成洛、萧二人结为眷侣的想法。自是因为萧雁北在世之时,已是向他透露要将萧慕云托付与洛逍遥的意思。

    所谓长兄如父,萧雁北故去,萧家的大事自是由萧思温作主。洛逍遥但想他此下将书信让自己观看,成全之意已是明显,心头一阵狂喜,乍然间望见萧思温笑意浓浓的目光,一时间却是红着脸支吾起来。

    契丹人生性豁达,萧思温但见他扭怩之态,反是不喜,便道:“大丈夫敢爱敢恨,师公手书之意,你愿是不愿?”

    此下语气却像是将萧慕云托付与他,只是穆道承之意,洛逍遥心头一紧,忙行礼道:“逍遥多谢萧兄成全。”

    萧思温闻言哈哈大笑,“那贤弟与大师今晚便留下府上,我将一些人物与你认识,以免日后不识对你无礼。”此下称呼已然由‘公子’改成‘贤弟’了。

    洛逍遥自是不敢拒绝,不由的望向明无僧人,明无已然从二人对话中听出端倪,见洛逍遥望来,微微一笑,“善哉,善哉,就依萧居士安排。”

    ……

    第二日清晨,洛逍遥、明无与萧思温告辞而去来到了大明寺。

    了觉见他二人到来,自然是大感诧异,相互见礼后,明无将文益大师所修书信呈与了觉,“师父与方丈大师阔别已久,心有所念,恰好小僧前来,故着书问侯……”

    了觉与文益曾有一面之缘,知他所修功法以神念为主,而明无却是修体魄入武,且已入了金身境,听明无对他以师父见称,心头惊讶不已,接过书信一看,顿然一喜,“善哉,善哉,尊师与神僧佛心见真,仲长有幸了,老衲先替他谢过二位大恩。”

    燕仲长本身有“狮子吼”功法抵抗劫力,神识入劫比洛寒水轻了许多,加上了觉大师每日诵以功法相助,再过两年便可破去劫力醒来,但一生无望踏入金身境。

    此下明无赶来相助,以‘天雷音’破去劫力,自会使他元神受损不大,他日还可有机会窥得金身之妙,纵使了觉得道高僧,爱徒心切之下,也是脸显喜色。

    转而望向洛逍遥,“善哉,善哉。令尊想是已康复了,真是大幸。”

    洛逍遥俯首而拜:“多谢方丈挂念,家父已是无恙,不日与家师亦会前来拜谢大恩大德。”

    楚南风与洛寒水开封事毕之后,确是有前来大明寺拜谢了觉的想法,在洛逍遥北上之时亦作了交待。

    “阿弥陀佛。”了觉未感惊讶,“几个月前,令师贤伉丽二人曾来敝寺,老衲却是去了上京,错过一见……令师他寻得心念之人,易居士泉下有知也是无憾。”

    洛逍遥但听了觉的言语应是无有与楚南风见面,心中奇怪他如何得知易无为故去的消息。心念急转,但想起师祖曾寻他用“宿命通”推断师娘下落,此下听来,便猜师祖之死应是为救师娘而致,心头大为触动,顿然脸显感伤。

    “善哉,善哉,缘法有因,各证其果。小居士有知师恩浩荡,足见易居士授传有方。”了觉大有感慨。

    与燕仲长疗伤之后,洛逍遥二人便与了觉作别离去,在分阁休息一个时辰,待明无恢复真元气机,便一同南下镇州。

    洛逍遥自幼从未受过缺衣少粮的困苦,眼下亲历布粥济民,但见众多饱受战祸天灾的百姓,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心中大是感慨,隐隐间自是生出渴望天下一统的心愿。

    洛家先祖心存为国为民之念,知道要阁中之人秉持传承,若是身无感触百姓之困苦,难免会出一些心志不坚之徒。故而创阁以来,但凡有天灾**使百姓受苦,其所在的分阁都会出资济民。洛寒水唯恐洛逍遥感伤于萧慕云的毒伤,让他与方、翁等人赈济饥民,实也有让他体会百姓苦难的用心。

    月余后,分阁的客厅之上,洛逍遥对着明无言道:“赈济之事已趋事毕,这些时日来有劳大师相助了。晚辈准备去书院修习武学……不知大师意欲何往,晚辈着人车马相送。”

    “阿弥陀佛,济民消灾、布粥行善本是我佛家之念。小僧借贵阁之缘攒了功德,实是有幸……小居士善心见佛,小僧欲与小居士结个善缘,不知可否?”

    “大师请讲,晚辈定当遵从。”

    “小居士是双修之体,对于体魄之道的武学也可修习,此下已是抱丹之境,主要是蓄精气养胎丹,而我佛‘天雷音’功法,其神正清邪,阳刚蓄精,对小居士大有益处……不知可愿修习此法?”

    “这……这如何使得?”洛逍遥自未料到明无如此一说,大是惊讶。

    “佛家功法、经文得以存世,无一不是为了救人、渡人之用。只是唯恐落入歹人手中,故而多是秘藏秘传,尤是武学功法,更是不会轻易传与外人。

    但于武道来讲,功法也并非人人皆是得而有成,知而便能。体质的契合大有讲究,如小僧之资,若修习小居士师门功法,却是一辈子都入不了元婴门槛。”

    江湖之上,若非武学大家之人,皆是不考虑体质问题所在。同样一门功法,有的人可以学到大成,有的人却是连门槛都进不了,便以为是天赋差距的问题,其实是与体魄、神识的契合大有关系。

    “小居士此下神识已能聚丹,再得魄气加固,日后入了元婴,胎丹魂识阴阳相融,或是可以入了“独影境”也未可知。”

    “独影境?”洛逍遥大为奇怪,这个武学境界他倒是从未听说。

    “小僧也是听师尊言及……那时小僧还是宝光寺的小沙弥。”明无脸有神往之色,“听师尊所言入了‘独影境’,就可以神识瞬间百里,如人亲临,无碍无阻。

    师尊当年说过,只有四百余年前一位陆姓道人窥得大妙……后来无人能突破元婴、金身的桎梏,也就渐渐未有人去言及这个境界了。

    而师尊有言,神体双修体质比寻常之人更有机会窥得此境……若是小居士习了‘天雷音’功法,他年能够入了‘独影境’自是最好不过,即使不成,若有人为百劫拳所伤,亦可救人一命…”

    对于‘独影境’,洛逍遥闻所未闻,自也不敢作想,但听到对付百劫拳,便怦然心动,心知父亲洛寒水、萧慕云二人脱难,皆是得益于‘天雷音’功法,心念一到,便站起身子,俯身便拜:“弟子……”膝未及地,话未讲完,便被明无一手托住。

    “小居士莫行师徒之礼,此次传授功法只是要你代小僧行善救人,就如今时小僧借贵阁积攒功德一般。”

    但见明无神色坚持,洛逍遥知道勉強不得,只好躬身道:“晚辈遵命。”

    “这‘天雷音’分有‘破障音、降魔音’两篇,想是小居士已是知道,前日传与那安隆兴就是‘破障音’。

    而替令尊疗伤的是为‘降魔音’,亦是当日小僧与楚先生,在隰州交手时所用的功法。

    此功法或以经诵或以音震,大有讲究,非是武学招式简繁有变……眼见万象,神窥万魔,唯心一念,唯识不变,其中要义,颇是难参,小僧费了二十余年才修得大成,眼下只能慢慢授与小居士参悟。”

    他虽是借传授“天雷音”功法留在洛逍遥身边,但所说这功法难参,确是未曾言假。

    “那大师的意思……”

    “小僧前些日子悟得一门神通,却也未真正参得妙处,若小居士去书院修习,小僧随行参悟,也是两不耽误。”

    洛逍遥自是愿意,闻言忙道:“晚辈求之不得,就依大师安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