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拂水龙吟凤梧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三章 智苦僧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ww.com    江宁府清凉寺方丈禅室中,文益手转佛珠凝神倾听着明无僧人的讲述。

    “那大周皇帝驾崩,新帝登基,弟子无有在小居士身上窥出护道之气,应是弟子神通未臻,望师父恕罪。”

    原来郭威驾崩,晋王郭荣受命登基,在太白书院已逾一年的明无,却是没有看到洛逍遥身上的护道之气显现,心疑自己‘天眼通’**未能窥真,唯恐误了大事,便赶回清凉寺向文益禀明。

    “你‘天眼通’功法已入小成,足以窥真,无有看不出这护道之气的道理……”

    饶是文益得道高僧,此下心中亦起波动,但想洛逍遥身有五行气色,实是护道人无疑,而明无‘天眼通’已有小成,一直跟着他的身边,断无可能窥其不到。

    “若是如此,这佛劫之应或非是在此新帝的身上……”明无略有迟疑道:“弟子有缘于去年仲春,在汴京见过这新帝,观其身有紫气,是为真龙之象,但其紫气纯正……并无有青黑的佛劫之气。”

    “灭佛之气是为天地道运,其根寄于龙脉,非在真龙身上。此下天象已成,帝星已归正位,正是三年前祥气显现时乍现的迹象符合,按理来说,这灭佛帝王是应在这新帝身上……”

    文益言语一顿,闭目沉思,半晌后双眼一睁,言道:“这一段时日之中可曾发现小居士有什么异常之处……”

    “无有任何异常。这近年来每日清晨,他都随弟子到太白峰修习‘天雷音’功法,午后下山在后山谷中练剑,从未间断,也未曾离开书院外出。”

    “那洛小居士此时在何处?”

    “小居士与弟子同时离开书院,言是去往房州……”

    “你所传了‘天雷音’功法,他修了如何?”

    “小居士甚是聪慧,心念见真,已将上篇‘破障音’真谛悟得。”

    “善哉、善哉。”文益点了点头,沉吟片刻道:“天降祥气与青龙山,应劫帝王当在中原之地无疑。若非应在此下新帝身上……那么近日来大周朝堂或有巨变。”

    “师父是说……此下新帝并非真龙之人?会有人取而代之这皇位?”

    “若非如此,那么小居士身上的护道之气……就是为高人用神通遮掩。”

    文益顿了一下,沉吟道:“或是青龙山龙脉有所变化,有人用**逆天而行,使当下新帝有气无运……但若如此,那将大大不妙。”

    “有气无运?大大不妙?”明无大为不解。

    “此灭佛帝王的运道之数寄附在护道人身上……譬如龙气为水,那这运道就是为渠,若渠堵了,水自不通。倘若使法在源头断去当下应劫帝王的龙气,那小居士身上护道之气自也不会显现。

    而灭佛之气是在国运地脉之中,若护道人不失,其将会降于这地脉之中另一个帝王身上,届时佛难有变本加厉之险。”

    “那……那消劫人不知此中厉害吗?”

    “岂有不知之理,数度佛难,皆是护道人先陨,才使应劫帝王身亡,才使佛劫暂时消去。那未曾消尽的灭佛之气从而进入阴阳不判之态,待有五行相应的护道人出现,转而寄附到他的身上……或十年或百年成应,这就是运数不消,在劫难逃之故。”

    “此下看来,应去青龙山看看……这消劫人断无可能在护道人未亡之下,截断应劫帝王龙气的道理。明无,你且退下休息,明日与老衲往青龙山一行。”

    “弟子遵命。”

    ……

    三日后,文益偕明无来到了青龙山,寻到一处峡谷中的水潭边停下,文益环顾四周片刻,从潭边崖壁临水之处缓缓向上而望,目光停留在崖顶青藤垂挂的地方,言道:“明无,你可是看出什么?”

    明无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但见依着崖壁垂着一条明显比别的垂藤长出近丈的藤条,距离水潭有十五六丈之高,其尾部两尺之处颜色犹为青翠,心念一动,运起‘天眼通’望去,竟是发觉这藤条青绿之处起,往下三丈范围内的崖壁上隐隐透有一道紫气。

    “龙脉?”

    “呵呵。”文益心知明无对堪輿之术不通,苦笑一声,指着水潭道:“你尝下潭水……”

    明无闻言行到潭边蹲身捧水一喝,动了动舌头,略一回味,“这水虽是甘甜,却是灵性不足,瞬息即淡……”

    “灵气之地,花草树木可受其泽……明无你可知那泽从何来?”

    明无顿有所悟,望了一眼隐有紫气的崖壁,又看了一下水漳,“若是此地是为龙脉灵气所聚之地,这水不应无有灵性……但这崖壁可见祥气,难道这祥气是术法所布假象?”

    文益也未作答,盯着崖壁片刻,眉头一扬,倏地右手一挥,一股气机奔出,只见靠崖壁之处的潭水骤然升起一道水幕,竟有近二十丈之高,如一张长纸贴向崖壁。

    约有半盏茶时光,文益右手一收,那水幕如一道银光疾逝,将及水面却是停住,又分出一条半尺长的细水线向明无飞奔而去,“明无你再喝一口……”

    明无不假思索的张开口来,那水线不偏不倚窜入他的口中,此时文益手掌稍动,那停在潭面三寸高的水团悄无声息落入潭中,只见潭面若如清风拂过,荡起一阵涟漪。

    明无但觉入口之水甘甜无比,心扉清凉,久久不去,心想若是酷夏之时,此水一喝,定然立马消署,凉快无比。

    “有何不同?”文益微笑道。

    “甘甜无比,非灵性之水,绝无此味。”明无言语一顿,迟疑道:“那这祥气应是不假……此崖地脉应与潭水相连,何以水中不存灵气,而聚到崖壁之中?”

    文益环顾四周的花草树木片刻,又抬头望向崖顶,皱了皱眉头,“想是有人用引气之术,将灵气聚到其中……”

    话未讲完,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二人心中一惊,转首望去,只见二十余处斜坡的树林之中,走出一位身着灰色僧衣的老僧,脸颊枯瘦,白眉垂过眼角,白须飘飘,踏步无声行到二人身前三丈之处停下,合什见礼:“我佛慈悲,竟让老僧遇上两位修习‘天眼通’的佛门高僧……老僧智苦见过两位大师。”

    文益与明无的武学修为可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以二人的感知,三五十丈内寻常人的呼吸气息都能察觉,这老僧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可见其身手之强。

    二人大惊之下,互视一眼,合什还礼:

    “老衲文益见过大师。”

    “小僧明无见过大师”

    智苦听得文益言出法号,眼神但有惊讶,微微一笑,“两位大师法眼真灼,想是看岀此潭的不同之处。”

    文益似有所觉,迟疑一下,缓缓言道:“大师神通,不仅遮挡天机,还能回朔地气。”

    明无听到文益回朔地气之言,立马猜到这崖壁上出现紫气的原因,当是眼前这智苦僧人用回朔地气之法所聚,但想此来的目的,心中一凛,隐隐猜出智苦就是消劫人。

    只听智苦呵呵一笑,“一法破万障,文益大师果然厉害,就身拈岀……便能立马见真。”

    文益入世布法,接化之言以平凡易懂为道,故有“就身拈出,随流得妙”之称。此下智苦如此应答,自是承认是他遮盖天机,回朔地气聚了灵气在崖壁之中。

    “老衲三年前窥得天象,来到此处,细查一番却是无果……若此处是为龙脉所在,此水应有灵性……而倘若龙脉在此处山崖内,也不应外溢半崖之处,想是老衲来早了一步,误了大师所谋之事吧?”

    明无听得一时疑惑起来,却是不知文益所言早来一步是为何意。

    “阿弥陀佛,几百年了,我佛之难,几为人忘。佛家之人若非习得‘天眼通、漏尽通’,却是看不出这劫难之气。”智苦似有感叹,望着文益言道:“大师乃佛家高僧,习得‘天眼通’神通,窥得天机,应是入此劫缘,想是要同老僧共护我佛,消除劫数……”

    文益此下已然知道智苦就是消劫人,见他答非所问,知他是对自己有提防之心。而智苦应是认为自己也是佛家弟子,窥得天机,或会相助于他才现身相见试探。闻言略一思索,唱诺一声佛号,“大师应知劫起大道因果,非是人力可以消去……”

    智苦眼中精光一闪而过,缓缓言道:“大师何以如此认为?”

    望着平静的智苦,文益合什道:“佛家有者……行香火鼎盛以为法,见财不见心,以财受愿;执虚为念以为力,言善而滋恶,扬善于表,与坊间见富称君子,视贫为小人何异?

    出世之心,争方外之财,即因即果,六根何断?六根不断,何力受愿?未了岀世果,图布入世法,以何悟法‘性’?以何参法‘真’?”

    “善哉,善哉,老僧有闻文益大师机锋灼灼,果是如此。”智苦微微一笑:“然众生平等,天道不外如此,何以独独因果缘恶报于我佛?”

    “阿弥陀佛。”文益合什道:“佛渡有缘人,受无缘念虚其力,应无缘愿化恶果,念愿失真,怨气但生,集而成道,然怨道降劫……”

    智苦闻言默然不语,三人一时沉言,良久之后,智苦合什道:“阿弥陀佛,老僧与两位想来缘法不同,那就各修各法,二位请走吧。”

    文益难得能遇上消劫人,但想有一线机会,都要劝他顺应运数,而非强行消劫,逆天行事,哪肯轻易离去,闻言便道:“天心至公,运数有年。这数百年来,此劫已有三次,大师难道不知其原因?”

    智苦双眼精光但显,“老僧消劫为任,岂能不知……”

    “大师即知天道使然,何苦……”

    未待文益讲完,智苦截言道:“老僧也知物竞天择,当自强不息。”

    阿弥陀佛。运数不消,在劫难逃,此下强断,余气尚存,日后劫难定当重生,大师早知此理,何必入执。”

    “我佛**,草木皆泽,无处不显,何惧它重生。”此时但见智苦衣角已轻轻飘扬,明无心头大震,忙暗中凝气戒备。

    “善哉,善哉。”文益唱诺一声佛号,缓声道:“识因法‘根’,识根法‘性’,识性法‘真’,识真法‘心’,劫根不消,**难布……”

    “识因心‘根’,识根心‘性’,识性心‘真’,识真心‘法’,大师颠倒知见,参‘法’倒变成参‘心’了。”

    “若心不悟,法从何来?”

    “大师已入法障,老僧真不知‘天眼通’你是如何……修得……”

    在智苦言到“你是”的时候,僧袍猎猎作响,明无但觉不妙,欺身踏步,挡在文益身前。

    未见智苦动作,但觉一股拳罡随着“如何”两字声音似江河奔腾,势不可遏而来,忙一拳击岀相挡。智苦拳未出,气已生,明无这一拳却是击在智苦的罡气上,竟犹如击到带弹性的牛皮一般,凹了进去。

    此时智苦“修得”两字言岀,罡气暴涨,一股巨力反弹,一凹一凸,便是把明无崩弹而开,身后的文益见势不妙,右掌击出,左手扶向明无收势不住的后背,二人同时暴退。

    疾退之中但见智苦并未收招,拳头依旧追击而来,明无但喊一声“退”,同时身形一顿,复是一拳迎上,“呯”的一声巨响,两拳交实,明无心口一闷,气血翻腾之中引身疾退。

    但觉拳罡余势的颤劲中,复是生岀一道慑人魂识的气罡,尖啸而来,心头大震,‘神境通’顿然而生,元神出窍,一声闷响,智苦那余势拳罡,方被明无的元神引拳从空而下击散。

    “百劫拳。”明无心头一凛,他能认出百劫拳,自是因为从智苦拳颤中感受出劫力,是与困住洛寒水神魂的劫力相同的原因。

    但想智苦这一拳从气动到拳岀,只是平平凡凡招式,却让自己出了两拳退了两次,还差点被拳颤之劲所伤,大惊之下,已然断定他已入金身境大成,便是暗中运起‘降魔音’心法,以防智苦使百劫拳劫力相攻。

    智苦一拳逼退明无、文益,却也未作追击,收回右脚合什站立,眼神精光烁然的盯着文益师徒二人。

    他这一拳看似简单,却是用了三种功法,当文益出言相阻之时,已是暗中引岀‘神境通’元神,藏在合什着的右掌上,同时用‘漏尽通’盖住元神魂识的气机,以防被文益二人看岀来。

    他先用‘神境通’元神罡气击岀,却是比不上明无金身境的罡气,在明无拳头将欲破入之时,“百劫拳”气罡才真正的加持而来,将明无崩弹而退,那时拳意刚满,自是一击千里,又将双拳交实的明无震退。

    他之所以出手,是为恼文益阻止自己消劫。只想用气势震慑文益二人,使他二人知难而退,故而未曾倾力使出。而百拳劫的劫力来自于拳颤之中,犹如一波三折中最后一道力量,他未尽全力之下,方为明无的元神所阻。

    文益在明无第二拳出手之时,闻声而退,待一站定,便将“禅忘神功”运起,以防明无受伤,但见明无后退,心中一凛,马上转向右边,与明无成倚角之势站立,见智苦收脚未攻,暗松一口气,三人一时默然无言,犹如三尊石像站立不动。

    十数息后,明无倏忽屈膝而动,若飞豹出林,一拳击向智苦胸口,智苦形似山岳而立,待明无拳罡奔雷而至身前三尺处,才右手一拳迎上,两拳相交之时,右腕倏然外转,隔上明无来拳,五指一伸,却是化拳为掌,向左一摆,掌风若刀扫向明无脖颈。

    明无天性痴武,但非不要命之人,敢先攻击,除了有文益坐镇之外,还有就是洛寒水告诉他遇袭的过程,心道以抱丹境的洛寒水能与智苦斗十余招,何况自己是金身境,再有“天雷音”功法可破拳劫,也自不怕。

    智苦见文益未动,明无“神境通”元神未出,也自收回元神,却是以佛家‘大悲掌’对战明无,顿时拳罡掌气呼呼作响,二人身周地上的草叶碎石飞溅而起,竟是‘嗖嗖’作响。

    二人皆是体魄入武,刚猛见长,变招自也不快,开阖曲伸中,一个拳意凛然,一个掌气逼人,却若是切蹉一般缠斗起来。

    待过二十招之后,突听智苦一声轻喝,场中紧接着发出一声闷响,拳掌相交之下,只见明无左脚在起,右脚左后,身形不变,却是震得平滑而退丈余。

    “善哉,善哉。”智苦身子一顿,盯着明无言道:“大师使得可是‘大忿拳’?”

    明无眼神戒备,沉言不答。

    “未料到这失传四百余年的拳法竟会在这里出现……你如何能将它使得如此平淡?无忿无怒,倒让老僧差点以为是罗汉拳。”

    “我佛慈悲,何以忿怒?”明无心头一震之下,却是明心而答。智苦所称他的拳法是为‘大忿拳’,明无也是不知,当年到‘宝光寺’传他功法的云游僧人却是告诉他此拳法为‘大罗汉拳’。

    “那你可知此拳法来历?”智苦眼神一凝。

    “愿大师指点。”

    “此拳法在北魏年间传入中原,是用来护我佛难,传你拳法之人是谁?难道不曾告诉你要与消劫人一同降魔卫道吗?”

    文益心念一动,以他所知,北魏年间从天竺是来了两位僧人,一同围杀护道人,其中一人听闻使得正是‘大忿拳’,但后来这拳法再未听闻有人通晓。

    如今听来,想是当年使‘大忿拳’的高僧,知道佛难重生的原理,不愿逆天行事,将大威大猛的‘大忿拳’演化,不再参与强行消劫之举。

    明无一怔之中,但听文益言道:“善哉,善哉。知障不痴,弃执生明,明无师辈已是悟得**之妙,大师此下当是明白此拳不忿不怒之心。”

    智苦神色骤然一沉,“此劫不除,真经何存,真经不存,**何传?”

    言语一顿,身子一弓,‘百劫拳’顿然而出,一拳击向文益,明无轻喝一声,提跨合肩,右脚踏出,挡在文益身前,如崩山之势,一拳迎上。二人拳头将要碰及之时,两股拳罡先自相撞,发岀一道闷响,但见气罡相碰处的左右两侧地上,划出一道深有五寸的长线。

    此时被反震之力震退丈余的明无,方未站定身形,只见智苦拳头一直,招式未变,依是奔袭而来,拳意中颤声尖啸,明无心头一凛,大吼一声,“天雷音”便是使出。

    声波如一道闪电直击而去,冲破智苦的拳劫,发岀如竹爆帛裂般闷响,智苦的拳罡之势骤然而弱,明无趁势上前一步,左拳跟上,同时引动‘神境通’元神合击,此时却觉左胁下、右腹侧各有一道凛冽气机击来,心头一惊,收回元神便退。

    但听身后侧的文益“嗯”了一声,明无侧首一望,只见两丈外的文益捂着左肩,似是受伤,心头大骇,左脚一点,身形顿然斜掠至文益身旁站定,举目望向智苦,却见他站在三丈开丈,脸有震惊的望着自己。

    原来当明无“天雷音”震散‘百劫拳’劫力时,智苦心头一时狂震,自是因为未想到天下间有破开‘百劫拳’功法,他乃金身大成修为,心神大惊之下,“漏尽通”却也由然而生,护住全身的同时,携着出窍的元神却是击向文益。

    “漏尽通”**无缺不补、无漏不攻,明无左拳攻他之时,左下胁,右腹侧的一丝破绽,却在电光火石间被“漏尽通”**带着拳罡侵入,明无幸是招势未尽,大惊之下,只能后退避开。

    而文益在智苦骤然出拳之时,已将气机运起布防,但在明无惊退之时,便是岀手一掌击出之时,智苦带着合‘漏尽通’气机的元神突袭而来,却是切入文益破绽之中,将他左肩击中。

    但若明无、文益不使招攻击,气机护住全身,‘漏尽通’神通自也难以侵入,而天下间无有没有破绽的招式,招式一动,破绽便生,自是难逃无孔不入的‘漏尽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