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楚回的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八章 杀子之仇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ww.com    山青回到圭湳部的时候,天已大亮。

    策马狂奔了一夜,他早已疲惫不堪,但他却一刻也不敢歇,翻身下马后就直奔大汗的营帐而去。

    走到一半,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回过头跑向那匹矮马。

    那支玄黑色的羽箭还扎在马臀上,箭镞下方的雪狼牙徽记发出瘆人的白光。

    山青狠了狠心,一把将羽箭拔出,本来被这种带着倒刺的三棱箭镞射中后,应该更为妥善处理,像这样硬拔,难免撕裂一大块血肉。

    可山青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已经没时间顾虑这些了。

    可奇怪的是,原本以为会带着血肉拔出来的箭镞却光亮如新,那匹矮马像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悠哉地啃着草皮。

    这归元之术对马竟然疗伤效果这么好?

    山青也就讶然了一小会儿,便又握着那支箭向营帐跑去。

    圭湳东耳的大帐中,河勒鸪,阔阔台努布哈,十马不脱,还有他的大儿子圭湳良普都在。

    他们围着一张羊皮舆图,指指点点,争论不休,甚至没有发现突然闯进来的山青。

    山青不得不大喊一声:

    “大汗!”

    几个人齐刷刷地看向山青,只见他头发散乱,满身污泥,两只眼睛布满了鲜红的血丝。

    圭湳东耳问道:

    “这不是新任的巫医山青小先生嘛,你从哪儿跑来的,怎么弄成这副样子?”

    山青顾不得礼数,直接说道:

    “我……我刚从阿坝河北边赶过来,大汗,那里全是死人,全是死人啊!”

    圭湳东耳不动声色,接着问:

    “你去那里干什么?什么死人?”

    山青惊讶不已,他怎么会不知道前线现在早已躺满了尸体。

    “是坝北的骑兵啊,到处都是,伤的,死的,他们每冲一次都会死几百个人,老巫医格萨尔让我去能救一个是一个,这……这哪救的过来,他们……他们是在送命啊!”

    旁边几个大汗脸色都微微一变,圭湳东耳却仍旧面沉如铁,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打仗,总会死人的,山青,你费心了。”

    山青急得要跺脚,举起手中的狼牙箭,喊道:

    “他们不是黑骑的对手啊!大汗,不能再这样冲了,不能再白白地死人了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那支带着雪狼牙徽记的玄黑色羽箭上。

    只有黑骑的射手,才能配发这种狼牙箭!

    圭湳东耳冷冷地问:

    “这箭,你是在哪里捡到的?”

    山青几乎又是喊了出来:

    “捡到的?!这箭差点要了我的命啊!”

    圭湳东耳的声音也抬高了八度:

    “我问的是在哪儿!”

    山青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回道:

    “在哪儿?……天太黑,我没注意,应该快到十马部了吧……”

    十马不脱眼前一黑,几乎要晕倒,强撑着拉住圭湳东耳的衣角,带着哭腔喊道:

    “东耳……不,哥哥啊!听到了嘛,他们到了,黑骑到了,到了我十马部了啊!”

    圭湳东耳一把甩开他,冷眼看着他道:

    “你慌什么!如果不是你派那些不中用的奴隶上前线,他们能这么快吗?!”

    十马不脱瘫坐在地上,心中想着:他怎么会知道?

    嘴上却喊着:

    “那些活着回来的奴隶我可是要给他们脱贱籍的!现在黑骑都快要踏平我十马的帐篷了,我能不慌吗?!”

    圭湳东耳压了压怒火,他实在看不上这个十马不脱,他连一点夷族汉子的血性都没有,如果不是要他的部落作为坝北真正的第一道防线,他早就把他赶出帐篷了!

    圭湳东耳突然戏谑地问:

    “踏平你的帐篷?你部里的贵族们不早就拖家带口迁到后方了吗,你真的那么在乎你的那些子民和奴隶?你怎么不把他们一起迁到你的寨子里去?!”

    “你……你!!!”

    十马不脱一下子站起身,用手指着圭湳东耳,气得双唇颤抖,却又说不出话。

    河勒鸪拦住了十马不脱,打圆场道:

    “好了好了,都是坝北的自家兄弟,黑骑都到家门口了,就不要再争执了,这不都是计划好的事情嘛。”

    圭湳东耳也不再理睬十马不脱,抽出马刀,刀尖扎在羊皮舆图上的一点,朗声说道:

    “河勒鸪,努布哈,十马把这儿空出来给我们埋伏,现在,该让你们的人准备好了,要让这里成为铁勒黑骑的墓场!”

    “好!”

    河勒鸪与阔阔台努布哈齐声响应。

    一旁的圭湳良普突然站到父亲面前,单膝跪下,道:

    “父汗,让儿子跟大汗们一起去吧!儿子要亲手宰了铁勒谷阳!”

    圭湳东耳看着眼前自己唯一的儿子,坚毅的眼神中闪出一丝犹豫。

    圭湳良普见他不说话,继续恳切地说:

    “父汗要为儿子良花报仇!良普也要为弟弟报仇啊!”

    圭湳东耳扶起儿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去吧,活着回来,阿爸只有你一个儿子了……”

    ……

    大帐里只剩下圭湳东耳和茫然失措的山青。

    圭湳东耳慢慢坐了下来,山青发现这个坝北最强大部落的大汗,他那一直像猎鹰一样凌厉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

    此刻的圭湳东耳,更像草原上普普通通的一个苍老的牧民。

    圭湳东耳抬起眼睛,望向山青,缓缓说道:

    “山青,你不是夷族人,也不信我们挞答教的罗颂大神,但你能答应留下来做我圭湳部的巫医。我很高兴,格萨尔老了,我也一样,但他找到了传人,而我,却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

    山青也不忍再刺激这个悲伤的老人,但还是说道:

    “大汗,良花也是我的朋友,我们一起喝过酒,一起套过野马,他死了,我也很难过,可是大汗,前线死的人太多了!他们也有父亲和儿子啊!”

    圭湳东耳不动声色,目光移向手中那把亮晃晃的马刀,沉声又说了句:

    “打仗,总是要死人的。”

    山青哽咽站在原地,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再也开不了口。

    圭湳东耳却接着说道:

    “你是柳州人,但和大多数逃到北陆的柳州人不同,他们要么有人收留变成了普通的牧民,或是牧民的丈夫、妻子,再也不展现他们神奇的法术,要么继续往北边逃,逃到秦州、芳青州,只想离南陆越远越好。”

    “可是还有些人,很少的一些人,我看到了他们眼中的仇恨!像火一样的仇恨!”

    说罢圭湳东耳停了下来,紧紧盯着山青的眼睛,直到山青扭开了头,他才又开口道:

    “山青,你不恨吗?不恨在南陆屠戮你的族人,让你变得无家可归的那些人吗?”

    痛苦的回忆再次涌现,山青再也受不了了,抱着脑袋蹲下,小声地呢喃着:

    “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

    圭湳东耳抬起头,泪水顺着苍老的面颊留下。

    “可是我恨啊!我的儿子死了!铁勒的儿子也必须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