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楚回的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九章 阵前单骑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ww.com    铁勒谷阳握着刀柄的手已经有些发麻,雪亮的刀刃上沾满了已经干透的血渍。

    战况顺利得有些难以置信,坝南四部的先头骑兵简直不堪一击。

    但令铁勒谷阳疑惑的是,这些骑兵已经被打退了七次,但只要是铁勒的黑骑继续向坝北腹地深入,他们还是会不要命地反扑过来。

    即使每次反扑的部队人数越来越少。

    铁勒谷阳望向前方,再过几里地就是十马部的领地。

    眼前不远的草场上,到处都是半人高的芒草,一条笔直的大路从中间将芒草地分成两片。

    坝南真的不愧是“神的牧场”,这么大一片草场竟然就这么荒着生芒草!

    哪怕他们愿意只分出一小块,去年冬天坝南也不至于会饿死那么多人!

    铁勒谷阳恨恨地吐了口唾沫,落在地上不久就变成一块冰碴。

    北陆的冬天,真的要到了。

    铁勒昂力驱马行至铁勒谷阳一侧,问道:

    “大王子,前面就是十马部,我们继续往前吗?”

    “后方部队和辎重到哪儿了?”

    “探马还没回来,我们离得有些太远了。”

    铁勒谷阳犹豫片刻,随后又斩钉截铁道:

    “拿下十马,就地扎营!”

    黑云般的部队在铁勒昂力的一声高吼下,四个方阵并成两列,轰隆隆地马蹄声响起,扬起漫天的尘土,开始继续前进。

    此时的天空,乌云密布,铁勒谷阳突然感到一丝不祥。

    前些日被黑骑如割芒草一样一茬一茬杀退的那些骑兵部队,已经不见了踪迹。

    已经到了十马部边境,竟然看不到哪怕一个牧民的影子。

    四周黑骑的马蹄声,只有寒风吹过芒草后发出的沙沙声。

    太安静了!

    但这不祥之感并没有使铁勒谷阳停下。

    他需要尽快结束战争。

    他需要尽快把胜利的战果送去给病入膏肓的父汗。

    ……

    黑骑长龙般的队伍,蜿蜒在分割芒草地的大路上。

    在最后一小队黑骑踏上这条路时,铁勒谷阳看到了前方路的尽头,出现了密密麻麻攒动着的人头、马头。

    铁勒谷阳抬起手,身旁的铁勒昂力立即高吼一声:

    “停!”

    如巨熊般的吼声传到后方,再由百夫长们接应传递,游动的黑龙慢慢停了下来。

    铁勒谷阳感到一丝不安,胯下那匹高大的踏火马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紧张,不停地原地踱步,鼻子里喷出滚烫的热气。

    这样的地方确实不利于骑兵开战,但对方显然也是骑兵,两军交锋还是铁勒的黑骑占优势。

    铁勒谷阳决定以静制动,后发制人。

    对面的部队却一刻也不犹豫,大路的尽头隐隐扬起一阵烟尘,涌动的人群马群中突然升起两面旗帜。

    那是河勒的雷鹰旗和圭湳的熊旗。

    铁勒昂力又是一声号令:

    “上弓!”

    随之而起的,是整齐的弓弦被绷紧之声,前排的两队黑骑射手,都已将狼牙箭瞄准了前方。

    对面河勒和圭湳的部队并未疾行,只是慢慢推进,在两军相距三百步时,齐齐拉住了战马的缰绳。

    骑着马位于两个擎旗的旗手中间的,是河勒的大汗河勒鸪,与圭湳的大王子圭湳良普。

    铁勒谷阳立马高喊道:

    “这是河勒鸪和圭湳的大儿子吗?”

    河勒鸪先回道:

    “这不是铁勒的狼崽子嘛,怎么,铁勒震海这只瘸腿的老狼现在已经出不了狼窝了吗?”

    “你说什么!我宰了你!”

    铁勒昂力大怒,挥起马鞭就要冲上去,却被铁勒谷阳拦了下来。

    圭湳良普抽出斩马长刀,指着铁勒谷阳,锋刃上闪烁着寒芒,而那对血红的双目则如同燃烧的红炭:

    “铁勒谷阳!我不管你们铁勒今日是老子来还是儿子来,我弟弟的命,今天要就让你们用命来还!”

    铁勒谷阳冷笑一声,骑着踏火马在阵前从容地迈着碎步:

    “圭湳没出息的两个儿子,见到叔叔,都不知道喊一声吗?”

    河勒鸪知道铁勒谷阳是在挑衅,伸手拉住圭湳良普的臂甲,对他说

    “良普,不要冲动,依计行事。”

    圭湳良普摇了摇头,目光凝视着黑骑的长队:

    “铁勒谷阳……他不会先动的。”

    他挥起长刀,刀尖划过地面,掀起飞砂,胯下的白马突然长嘶一声,单刀匹马从圭湳的阵中冲出,向着铁勒的黑骑直奔而去。

    就在铁勒的骑射手手中的狼牙箭将要离弦之际,铁勒谷阳突然大吼一声:

    “放下弓!”

    说罢,踏火马发出一声长啸,朝着圭湳东耳对冲而去。

    战马交错,刀刃相接,火光四溅,两把长刀在剧烈的撞击下几乎要脱手。

    他们都感到从虎口到肩头的一阵痛楚,两人的力量竟不相上下。

    铁勒谷阳突然想起那年彩帐大会上,曾和这小子比试过摔跤,那时的铁勒谷阳三两下就能把他整个扔了出去,如今这小子竟然能和自己持刀相抗。

    两人也只是停滞了一瞬。

    “给我死吧!”圭湳良普咆哮着再一次挥起了长刀。

    圭湳良普的战马比踏火马矮上半个头,他不得在马上半立起了身子,借着马纵跃之势,狠狠地将这刀劈下。

    长刃破空,雪亮的刀光扫过铁勒谷阳的头顶,铁勒谷阳没有选择,全力支起刀,硬生生接下这一击。

    他感到双臂猛震,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

    但圭湳良普的刀势终究被阻,乘着他落身未稳,铁勒谷阳忍痛强转手腕,横刀扫向圭湳良普的前胸。

    圭湳良普方才一刀用尽了全力,他没料到竟然未能伤及铁勒谷阳分毫,此时整个身躯都在一阵麻木痛楚之中,根本没办法闪身。

    锯齿的长刃瞬间割裂了圭湳良普胸前的牛皮甲胄,却未能再深入分毫,但圭湳良普还是在这一刀的余势下,险些被斩落马背。

    铁勒谷阳疑惑地看着圭湳良普,只见他胸前爆裂的切口下,隐隐闪着金属的光泽。

    这是……软甲?

    两人初战方歇,都未曾注意到,不远处河勒鸪不动声色地将一把铁胆弓丢给身边一个身材极为壮硕的骑兵。

    这个骑兵名叫河勒氓,是河勒部最好的射手,使这种铁胆弓,可以轻松射中两百步远的目标。

    此时两军相距三百步远,当中的铁勒谷阳正好在射程之内。

    河勒氓将弓拉满如全月,已经瞄准了背身相向的铁勒谷阳。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得铁勒昂力的一声大吼:

    “大王子!有暗箭!”

    玄黑的羽箭拖着长啸,直射向铁勒谷阳!

    铁勒谷阳未转身,手中的长刀却转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伸向后背。

    “铮”的一声,箭镞撞击在刀身上,夺命的一箭被弹飞出一丈多远。

    铁勒谷阳缓缓调转过马头,深黑色的眼眸喷出的浓烈的杀意。

    他缓缓举刀,直指河勒圭湳联军的军阵,怒吼道:

    “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