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楚回的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章 黑骑之殇(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ww.com    整个黑骑在铁勒谷阳的一声令下,忽的震动。

    前阵的骑射手向两边散开,手持锯齿刀的骑勇开始像潮水一样向前涌动。

    踏火马血红的四蹄,扬起烟尘,汇聚成一股狂狼,顺着狭长的驰道向前方滚滚而去。

    圭湳良普收起长刀,狠抽马鞭,在铁勒谷阳身旁掠过,回到了联军阵中。

    联军的前阵也在河勒鸪的指挥下散成两列,轰隆的马蹄声也在联军阵中传出。

    这实在是个不能令人满意的战场,两边都是密布的芒草,可供骑兵冲锋的,只有这只能并列二十匹马的驰道。

    这条驰道对于行路来说,或许可以算是宽敞,但对于上万人的骑军,实在是太过逼仄了。

    铁勒谷阳在阵前压着行军的速度,他是这片草原上数一数二的勇士,但却并没有多少行军经验。

    毕竟,草原上战火纷飞的年代,已经离他们太过遥远了。

    前些天,在阿坝河北岸的那几场仗,铁勒的黑骑可以如洪水猛兽般侵袭着坝北的部队。

    但在这条路上,翻滚的巨浪被狭湾阻滞,奔涌之势渐渐停歇。

    铁勒谷阳此时的心境仍旧稳如磐石,他觉得,既然都是骑兵,不论在什么样的战场上,黑骑永远是草原上无敌的存在。

    一百步……两百步……

    黑骑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速度向前推进,踏火马被缰绳勒得发出嘶鸣,却仍在骑士的驾驭下迈出整齐的步伐。

    ……

    铁勒谷阳突然发现,坝北联军的阵形中渐渐前移的骑兵方阵有些奇怪。

    他们的战马上都披挂着闪亮的铠甲,除了四蹄之外,都被厚重的铁甲包裹。

    “重骑!”

    铁勒军中不知谁发出一声惊呼,但声音随即又被仿佛要踏碎大地的马蹄声淹没。

    铁勒谷阳心中一凛。

    重骑,是已经在宁州消失了将近上百年的兵种。

    彩帐之盟确立后,宁州百年未有大战,对于原本就缺少铁矿的宁州各部来说,自然不会再去训练这种花费极大的兵种。

    圭湳部是什么时候拥有了这样一支军队?!

    铁勒的踏火黑骑向来以机动神速制敌,轻装冲锋向来是克敌的第一手段,前锋骑勇在敌人尚未能摆开阵形时就能撕开裂口,加以雁阵中的骑射以箭雨掩护,黑骑的骑勇挥舞着锯齿刀,像从地狱中走出的死神般疯狂地践踏着敌军。

    可面对重骑,铁勒谷阳失去了必胜的信心……

    圭湳舞动的熊旗后方,重骑兵以更为缓慢的速度推进。

    然而这列骑兵似乎也并非装备完整的重骑。

    全具装重骑兵称“甲骑具装”,人甲和马甲都应装备到位,可圭湳的战马虽已披上重甲,骑兵却仍是一身硬皮甲胄。

    两军相距不足一百米时,似是约定好一般,双方都像勒紧的弓弦在最后一瞬射出的羽箭。

    在震天的战吼声中,这两支骑兵终于狠狠相撞到了一起!

    铁勒昂力挥舞着两把锯齿刀冲在最前,胯下的踏火马和他的主人一样勇猛无畏,刚至敌军阵前,就扬起前蹄狠狠踹向对方战马的马头。

    重骑的战马虽披铠甲,但被这一蹄猛击之下,瞬时就歪着脖子倒了下来。

    铁勒昂力高啸一声,长刀凌空劈下,刚好砍在摔下马的那名重骑兵的后背上。

    硬皮甲胄被锯齿刃哗的撕开,料想本该皮开肉绽,血溅当场,然而那名重骑兵虽被铁勒昂力的巨力击倒,但中刀之处却没有一滴血流出!

    皮甲上狭长可怖的裂口,隐隐闪出一丝鳞光!

    和方才铁勒谷阳与圭湳良普决斗时发生的事几乎一模一样。

    这些重骑兵的硬皮甲胄之下,竟然还有一层金属软甲!

    这能贴身而穿的软甲,竟然连铁勒部最强悍的两个战士都砍不穿!

    这是产自齐州洛家龙吟坊的铁线甲,和南陆的环锁铠有些相似,都是用细小的铁环一一相套,缀合成甲,最高品的环锁铠号称“铠如环锁,射不可入”,普通的弓箭和劲弩都无法轻易射穿,而圭湳的重骑藏于皮甲下的铁线甲,则经过龙吟坊的进一步改良,质地更轻,每一根铁环都是经过淬火百锻的铁线切割而成,几乎可以算的是上刀枪不入。

    洛高格虽死,但他的铁线甲还是送到了圭湳部的手中。

    越来越多的黑骑骑勇意识到了铁线甲的牢不可破,一刀刀挥出,却无法伤及重骑兵分毫。

    有些臂力稍弱的,砍下的长刀锯齿竟然卡在了铁线甲的铁环之中,被重骑一刀斩下了战马。

    黑骑像是撞在了一座铁壁之上,无法向前突进不说,还被反伤得头破血流。

    铁勒谷阳意识到不妙,在这种无法机动冲锋的战场上,轻骑实在不是重骑的对手,何况,这些重骑的装备如此精良。

    但他没有退路。

    “弩手!射!”铁勒谷阳朝着后方的骑射大喊。

    铁勒黑骑中的弩手听令立即换上弩弓,搭箭拉弦,瞄向圭湳的重骑兵。

    此时正是两军胶着酣战中,重骑兵机动较弱,很容易成为射手弩手的靶标,黑骑的弩手经验丰富,见重骑身披的铠甲连锯齿刃都砍不穿,都纷纷瞄向了他们暴露在外的头颈部位。

    铁勒的弩弓比普通弓箭的威力要大上很多,射程之内甚至能击碎猛兽的头骨,第一轮齐射后,重骑中数名骑兵被射落战马。

    圭湳良普挥刀格开两支弩箭,朝着河勒鸪大吼道:

    “大风!”

    重骑后方的河勒鸪听此暗号,一把拉过身旁骑士背着的雷鹰战旗,迎风挥舞了三下。

    片刻后,铁勒的将士们发现联军后阵中升起了一团黑云。

    黑云缓缓而升,掠过联军前阵的重骑,又骤然下落!

    此时他们才发现,这不是什么云,而是密集的箭雨!

    这是河勒部秘密训练了很久的,矢阵!

    河勒的重弩手在阵中架起将近半人高的重弩,以半蹲姿,向空中射出弩箭,特制的重弩射程极远,射击的角度经过精确的计算,弩手们能精准弩箭下落的距离。

    而此时圭湳的重骑如同整军的盾牌,护卫着后方的矢阵,阵中的弩手们完全不用担心前阵的战况,只需要机械地不停拉开弩弦,射出弩箭。

    箭镞和箭身都是由精铁铸造,落下后能直直插入坚硬的冻土,当然,也能轻松穿过脆弱的血肉之躯。

    一阵箭雨落下后,铁勒的后阵传出哀嚎一片。

    就在他们还没来得及举起挂在马鞍上的皮盾时,第二轮箭雨又开始骤然而至。

    这是收割生命的死亡之雨!

    铁勒谷阳回头望去,他的中军阵型在密集的箭雨下已经大乱,后军也已无法向前支援,自己所率的前军则被圭湳的重骑兵死死牵制。

    不可一世的铁勒黑骑,难道真的要败了?!

    从未有过的念头在他脑海中一点点浮现出来……

    离铁勒谷阳不远的圭湳良普看到了他脸上渐渐显出的惊惧。

    圭湳良普冷笑起来,他朝着铁勒谷阳喊道:

    “铁勒谷阳,我英勇的叔叔,铁勒的第一勇士,你在怕什么?!”

    铁勒谷阳横刀砍断一个重骑的脖子,滚热的鲜血喷溅在他的脸上,他回望向圭湳良普,血红的双眼死死凝视着满脸挑衅的圭湳大王子。

    圭湳良普却一边策马在乱战的骑兵中穿梭,一边仍是朝着铁勒谷阳喊道:

    “你是在怕败吗?!怕你自认为无敌的黑骑败在我手上!还没完!还没完!失败不是你的归宿!”

    “死亡才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