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之破案狂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我大概知道凶手在哪儿了!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ww.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都市之破案狂少 ()”

    张治安走后,叶阳也离开了一会儿。

    他一出去,停尸间里的法医和治安们全都议论开了。

    “叶少不愧是在大世家里耳濡目染下成长的,刚刚那验尸的能力实在是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真的太厉害了,除了苏教授还有陈峰学长之外,就没遇到过能够单凭这么十几秒的注视,便能看出凶器,致命伤,还有死亡时间的!”

    “苏教授,您的儿子可真是一个天才呐!”

    虽然在一个死者的面前展露笑容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对于早就习惯死亡的苏婉容来说,此刻的她内心是无比自豪的。

    每一个当母亲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优秀而出众呢?

    笑着回应了众人,没多久张治安将和死者有关的人全都请了过来。

    两个闺蜜,还有其未婚夫同时进入停尸间,看着黄菲的尸体时。

    三个人全都是一样的神色,在那刹那的恍惚之后,恸哭了起来。

    尤其是黄菲的男友,到最后完全丢了魂魄一样的瘫坐在地上。

    叶阳一直站在停尸间外面观察着他们三人,没多久推门而入。

    苏婉容知道叶阳的目的,便低声问道:“你坚信这一起案子的凶手,与十年前的那个凶手无关吗?”

    “当然不是,最具备嫌疑的肯定是十年前连环凌虐杀人案的凶手。但任何与死者有关系的人,也同样具备杀人嫌疑。”

    叶阳说完,走到了那三人的面前。目光直视着黄菲的男友,问道:“你们认识几年了?”

    那男子迟钝了好几秒种,这才抬起头看着叶阳。

    见到他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学生时,又低下了头去。

    叶阳耸了耸肩,又问那两个女子,道:“你们呢,认识多久了?”

    “我们和黄菲认识四五年了,以前是住在一起的。后来黄菲和李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我们才分开的。”一个女子说。

    另一个女孩也跟着开口道:“真的想不到黄菲姐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狠心!”

    “都怪我,我昨晚上应该陪着她的。我为什么要走,如果当时我一直陪着她下班到家,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

    黄菲的男友李宏终于开口说话了,只是说话的声音全都在颤/抖。

    但叶阳听后,立刻就到了他的面前,问道:“她最近很忙吗?当时她下班的时间,可是在凌晨三点后了。”

    “最近她一直在忙着一个设计,前几天才刚刚有了一些头绪,所以这些天才加班加点的去完成。我一直劝她不要着急,可是她工作心太强了,我怎么劝都没用。怪我,我为什么不能多坚持一会儿啊!”

    李宏说着情绪又一次激动了起来,叶阳站起了身子,道:“张治安让他们回去休息吧。”

    “我不走,我要守着菲菲,我们俩都决定了十一的时候结婚的。就两三个月了,为什么会这样!”

    李宏歇斯底里的吼着,那些治安们听后都是满满的叹息。就算是见惯生离死别场面的苏婉容,这时候也跟着长呼一口气道:“可惜了。”

    叶阳很平静的看着一切,他制造过很多很多次的案件。引得全球最精锐的部门对他下达了通缉令,作为曾经的一个犯罪王,没有人比他更为了解犯罪者的心理。

    眼睛看到的或许是真的,但也有可能不是真的!

    叶阳朝着那些治安使了一个眼色,治安们扶着李宏和黄菲的闺蜜们离开而去。

    苏婉容走上前来,问:“叶阳,你感觉到了什么吗?”

    叶阳没说话,只是从苏婉容的档案袋里又重新拿出了那组现场所拍摄下来的照片。

    照片很清晰,每个角度都有。

    叶阳将整组照片全部按照顺序平铺在了一起,目光盯着看了两分钟后,道:“我可以肯定,这件案子与十年前的连环案是不同的案子!”

    此话一出,苏婉容和那些治安再次震惊了起来。

    “叶少,不管是作案手法还有凶残程度,这起杀人案与十年前的那一起是一模一样的啊!”

    “对,而且女尸的背部还留着我又回来了五个字。当初的那个杀人犯,他同样会留下这么骄狂的标记。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留下的是文字,而以前是数字!”

    十年前的连环凌虐杀人案,每一个死者都是女性,都会被绳索捆绑成头点地臀高拱的怪异的形状。

    而且每一个死者的后背上都会留下标记,十年前的是每一个人背上留下“9-1”“9-2”的数字。

    到最后9-9后,对方停止了杀/戮。

    叶阳听着那些治安们的反驳,冷笑了起来:“你们确定这一起案子的凶残程度,和之前的一样吗?在黄菲的身上至少有五个要害处是整把刀的刀刃没入的,但十年前的没有!”

    “十年前的死者身上的刀伤,每一刀都是随意划下。但每一刀入体的深浅程度都差不多,紧紧破开了肉而已!这说明,十年前的那个凶手对于刀具很擅长,他的职业也一定和刀有关!”

    有一个治安听后,下意识的道:“就算尸体受刀伤的程度深浅不一,但也不足以排除掉吧?”

    “十年前的凶手很聪明,或者说他只是在和你们治安乃至于法医们玩游戏。而现在的这个,他只是在东施效颦依葫芦画瓢而已。”

    说话间,叶阳从苏婉容的资料袋里拿出了一张很老旧的照片来。

    那张照片是其中一个死者的后背照,叶阳的手指指在了死者被捆起来的手腕处,道:“我就不陪你们一起来找茬了。”

    叶阳说完往外走去,苏婉容开口道:“叶阳,你要去哪儿?”

    叶阳回头,咧嘴一笑:“我大概知道去哪儿找凶手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